6月 10

上周六妙峰山一行,与计划(明日妙峰看玫瑰)相去甚远,然亲自然之芳泽不亦快哉。MW更是买了干玫瑰花鲜玫瑰花玫瑰酱,还兴冲冲在家捣碎玫瑰权作酱。光阴总是似水,不记录,就遗忘。速写几笔。

早六点四十,呼哧呼哧跑上北京北站的火车。清晨淡淡的阳光,汽笛声里转眼就到清华园站。跑上来璧人一对就是Lovers和Yaoer。后边座位还偶遇携小犬“娃娃”出行的宠物版版大及其GG。在八卦老师和评论云南的闲谈中车至南口。

30元小面行至郎儿峪村,司机师傅开得很稳,谈笑间即至山间,八点半左右。

按前人攻略“沿着水管”“靠右走”,路右边是干涸的山涧。曲曲折折渐远农家和人声。满地都是羊粪蛋儿。

小狗颠颠地走得很快,整个世界都是新鲜的。

很快小路和涧底会聚。山谷里堆积着大块的白色圆石,让人联想起史前动物遗留的巨大残骸。小狗被发现身上爬上了跳蚤,估计是每天过路的羊群喂养的。于是这一家三口停下来捉跳蚤,我们四个先走了。下午在某个山头碰见他们的时候,说是在那捉了一小时的跳蚤。

这时候已经知道走了和别人不一样的线路,但还是打算走下去。天气预报不太准,上午一直有阳光。在沟底不断上升,妙峰山隐藏在座座山峰后看不见。灌木茂密,除了爬山时轻微的喘息声和小鸟的鸣叫,身边很宁静。小虫子在斑驳的光影中飞来飞去。过一段时间停下来歇歇,喝水,看身后的路,不断推开眼前的枝条前进。

十点多钟终于从山沟爬出来了。走在前面的lovers和yaoer哈哈笑,说终于明白为什么别人说路好走了,你们看。——山脊上的路宽得可以走马车。这时候也看见了前方山窝里的村子。纳闷这是哪里?妙峰山在哪里?

吹着山风看到了梯田,梯田里有丛丛玫瑰,枝头零星花朵。和想象的玫瑰园差别很大。沿碎石路往下走,风里有诱人的香。

问一户人家,大嫂给我们指了往妙峰山的路,告诉我们这个村子是禅院——对对手里地图,我们都faint了。这家的大狗长得很英俊。

随后碰见一花农和一北京退休工人,后者刚从妙峰山下来,说是一早来爬山玩的,打算以后在这租个房住一段。他以一种常见的北京人的谈话热情和我们攀谈起来,大学生吧,清华的啊,高材生啊……几乎快要把他儿子介绍给yaoer认识了。

沿着他们指的方向从田边走,碰见花白短发直立的农民伯伯,牙掉了几颗,让我猜他年龄,和他告诉我的51年生差不多。聊这聊那,我们知道了这些花都是大队的(居然还是生产队制度?),一个早上这片地——他用手一比划——能收37斤玫瑰花。MW和他讨论如何能移植几颗到我们未来的院子里去种,他告诉我们,应该秋天来,分根的时候把根带走,种在事先挖好、浇足水的大坑里,冬天来的时候,大地封冻不干旱,根在地里就能吸足水分,等待春天来临的生长了。还有,要照看的好,每月它都能开花……我们使劲闻着花香,心里很憧憬。

玫瑰花丛之间种植着一些刚出土的植物,枝叶繁茂,看起来和玫瑰叶子差不多。我自以为是地跟大家说这也是刚种下的玫瑰吧。后来农民说,这是土豆。

告别他接着走,地边上种着开花的大葱,顶着毛茸茸的圆球。在更高的田里碰见七十岁老农,同样热情。指给我们上山脊的路,诺,那颗丫字形的树,往那边两颗枣树绕一下……说了半天看我们还迷糊,总结道:不管它怎么绕,你们都不要离开这条小路。

慢慢爬吧,MW一个脚跟磨出泡,贴上创可贴。山脊上的风光总是不错的,四外里青色的山延伸开去。看见了突兀眼前的妙峰山,山顶的铁塔。日已近午。

在某山头碰见娃娃一家三口吃午饭。

上山过程中下了一阵小雨,天边的云慢慢地流动、聚合又散开,远山如黛。

上到峰顶已然过午。我们找了顶峰旁微微倾斜的山坡躺倒,眺望。后来不知不觉睡着了。悠悠醒转,天色阴沉,蓦然有不知今夕何夕之感。

下山路要平坦得多,往香烟袅袅的玉皇顶去,有游人处皆有垃圾。一路连跑带滑地下山。再往下是娘娘庙,未作拜访,沿时有时无的石板小径下山。快到涧沟村处遇一老太,卖玫瑰制品,MW觉得价廉且新鲜,上前询问,老太说她家里有什么什么,于是由她领着进村回家。

北方农家小院,似乎几十年没有变化,看见水龙头,原来还是用自来水,水费不要钱,电费四毛多一度。没什么家具,炕上铺盖破旧。老太很实在,花啊酱啊,比娘娘庙附近的商店的价格便宜十倍八倍。我们买了东西,她也很高兴,送我们出门。

这是她家进门院墙上涂抹的标语。

打算在涧沟吃点土鸡野菜什么的,选了一家,坐定后发现娃娃一家三口丛里屋走了出来。他们打算在这过一夜。点菜时老板娘态度恶劣,价格昂贵,30块一小份小鸡炖蘑菇,18一小碗凉拌蕨菜。我们提出来她还振振有词:我们这哪家都这个价,我们卖谁都这个价。

不高兴,走人。换了一家吃了香椿鸡蛋和小米粥,口味也糟糕,价格也不菲。门口卖西瓜,9毛1斤,和清华没区别嘛。我对涧沟村印象大坏。

面包车,346公共苹果园,地铁……一路睡了醒醒了睡,朦朦胧胧,终于回家。把玫瑰花瓣放在大花瓶里,屋里馥郁芬芳。

(本文照片均由lovers拍摄)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