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6月 30

Update(04.07.01):一个新案例
昨天白天刚写了本文,晚上就看到这件事情:

[言论]上海《青年报》编造失实新闻以及胡扯类媒体的公信力
其它有关消息:
草拟的针对陈鹏庭虚假新闻而给青年报的信件

为生命 为公义 对《玩游戏同济一学生生命垂危》的回应

[气愤]为生命,为公义,失实报道事件及相关讨论
难怪有人评论道:“一方面是新闻管制下对关键性事件的缄口不言,另一方面是光明正大地诲淫诲盗甚至直接上阵自编自导,这样的胡扯类媒体的公信力,怕是即将等同于电线杆上的老军医广告了。实际上,他们已经开始在头版作泌尿科医院的整版广告了。”

首先检讨,这个标题有哗众取宠之嫌,且明显不符合事实。加之我的同学、朋友中好多都在媒体工作,其中大部分是记者,骂他们总不太好。但是我想就算里面有王八蛋,也绝非“都是”。所以也不用担心他们会自行对号入座了。

然而还是要用。做为泄私愤,也做为对当下一些记者的言行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sorrowrain为在采访时对方的躲躲闪闪而郁闷,“好像总觉得我有什么不良企图,从来跟人说话没有觉得如此隔膜”。——新记者吧,sorrowrain同学?

我知道,你是个好小朋友,但当你行采访之事时你首先是记者——在中国记者的名声怎么样?比较臭。为什么会这样?跟体制有关,跟许多个体缺德无行素质低也有关。假如人家提防你,不要郁闷也不要悲伤,那是生活对他们的教育让他们明白,把记者预设为王八蛋,可能会冤枉一大批像你一样的好小朋友,但绝对能更好地保护自己。

讲这个月的两件事吧。

一是单位开的一个新闻发布会,来了近百名各媒体记者。北京晨报记者在最后提了个问题,主席台上领导甲和乙回答了。第二天晨报上的报道,赫然把甲说的内容安到乙的头上,再为乙编造了谁都没说过的一些内容(当然,记者自己说的),加油添醋真是拿手啊。

二是近来有关本单位的新闻,中国日报的英文版网站很轻松地就把关键词翻错了,让新闻5W中的Who变成另一主体。还是路透、美联等记者看过中文又看英文,纷纷过来求证,才很快地让这个错误被我们发现。态度决定一切不是白说的。做新闻的责任感呢。

前段时间我的声音上了央视某节目。当然他们打电话来没说是采访,也没说会录音,好在我没有很NICE地跟他们讲不该讲的话。而且后来我一查,发现他们还是掐头去尾,前面说的在某处某处可以找到我们对此事的说法没有用,只用了后面大意是无可奉告的那几句话。——当然我也不生气,虽然没见过猪跑,但总是听过好多次猪最善于剪辑别人话的故事吧。所以顺便提醒看官:尽量不要跟电视台的讲有转折意思的话,只讲结构最简单的陈述句;当然这也架不住人家给你剪接,所以最好是不接受采访。

此外,我还想,好像听说国外主流媒体采访的时候,通常会事先告知你,我要采访你,我要开始录音录像,征得同意等。这是道德自律,也是互相尊重。没有了这个尊重,想让我尊重你,No way啊你。

当然国外媒体也不总是明着来的,暗着来的那是帕帕垃圾,译名狗仔队。但我对娱乐人民的敬业十足的狗仔队还是有好感的——这大概是因为我自己不至于成为狗仔队的目标的缘故,可见我也还是恶俗的和自私的。

至于sorrowrain提到的白岩松,呵呵,别提了别提了,让他自己端着去吧,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我们伟大的央视名嘴。对了,他的同僚“水主”,前两天也因大闹夜总会而被曝光——说实在的,最爱看的就是媒体扁媒体名人了,狗咬狗一嘴毛啊。

呃,骂着就收不住了,从记者骂到主持人,看来题目还得改。不过按照目前网站新闻的路数(不知是否以新浪为代表),标题完全不必是内容的中心意思,能把人骗来看就好。

相关文章
http://www.smth.edu.cn/pc/pccon.php?id=1829&nid=51558&s=all

6月 30

今天的《中国青年报》上登的这篇  好死不如赖活着 。读得心里很沉重。
谁看过这个纪录片?
这儿 也有一点相关的介绍。


我也不由得想到,今天刊登这样的报道,和昨天国务院新闻办召开有关艾滋病等疾病防治问题的新闻发布会不无关系。《中国青年报》也算是我最喜欢的报纸之一了,态度严肃,在中央媒体中抱有较高的社会责任感,立场也常与我相近。

还有这样活着和死去的人 马骅:走了却没离开 。
不由得永远思考难有结果的问题,人应该怎样活着。我想要怎样的生活。

思考,会让人更幸福吗?

其实思考会让人更痛苦。

在日常生活里,时常碰见那些喜欢妄下断言的人,他们对自己所掌握的一星半点知识充满超级强大的自信,甚至对自己的人格品性等也始终沾沾自喜——这使得他们可以对一切事物张嘴就来热评酷骂,一竿子打下一船人或者张冠李戴颠倒黑白是常有的事。这部分人里拥有较多媒体资源的人就成为“专家”、“名嘴”或诸如此类的玩意儿,但他们和那些街头巷尾无所不知的侃爷本质相似,都一样的幸福,充满对自己的热爱,对世界竟敢如此不按他们意志运转的愤慨,再有就是鹤立鸡群的快感。

鄙视你们,从我生活中滚出去。(可惜生活里往往没法当面说出这样的话)

想得越多,越知敬畏,越发看到自己的无知。一个半径更大的园永远比小园接触更多未知的疆域。面临问题更容易陷入两难或者更多重抉择的境地。益发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写起文章来,也早已失了少年时候的纵横捭阖快意挥洒,你会不由自主地用上无数关联词,因为所以虽然但是尽管然而总之而且一方面另一方面未必等等,这无疑是头脑里诸多想法斗争妥协的轨迹。哪里还能淋漓尽致。

这样很难当好一个报刊专栏作家,或者还是叫写手吧,只要你会贫,会说段子,知道最流行的词语和思想梗概,乐于谈论声色、饮食、时尚、娱乐圈、下半身……敢开骂,敢暴露,再能掉几个不至于吓跑大众的书袋更好,你大概就快红了。

至于更深层一点的东西,呵呵,写手们或者会说,记者都不关心这些了,还轮得着我们?

如果因果律在后现代社会(或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的中国尚未过时的话,那么或许还得有人关心这些,关心为什么,关心怎么样。比如,为什么社会主义的鲜牛奶也被倒进臭水沟了?

6月 29

维基百科wikipedia,做为互联网上又一项最了不起的发明,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和喜爱。
它真的很像博尔赫斯笔下的“沙之书”。

04年6月4日,有人发现中文维基开始无法访问,接着就有了各种猜测,包括一些境外媒体的报道,以及ITworld.com – Chinese censors block access to Wikipedia,等等。因为wikipedia毕竟在全球范围内享有一定声誉,包括获得今年电子艺术大奖相关项目的金奖

后来中文维基项目的几个热心负责人向有关部门递交了解封wiki的申请材料

至6月21日,中文wiki可以正常访问。被封和解封的真正原因我没看到权威的说法,不太清楚。

尽管我自己在好一段时间内估计不会投身它的建设之中。anyway,为它祝福。

6月 29

下班回来,享受到美好的烛光晚餐时光:)

鲜花。(MW说叫多头玫瑰,喂,花花,你的头很多吗?)

晚餐,美味可口。

包括煮意面,爆大虾,咸蛋,猪舌,千岛酱浇鲜黄瓜沙拉,及饭后甜品:百合枸杞蜂蜜南瓜盅。

这就是最最美味的南瓜盅:

烛光摇曳……

吃到心满意足。幸福之后,决定这就乖乖去洗碗:)

6月 26

答谢大家的祝福,与你们分享甜蜜。
今晚六点半,东操内,西南角,分发喜糖,见者有份:)
好像有些清华的学生放假回家了吧,或者在校外的朋友赶不过来,没关系,还有别的机会和方式,以后可以再补:)

c u guys!

翻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