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6
4月 29

如果你仔细一点看新闻,再仔细一点想想,会发现好多事情是有内在联系的。

CCTV焦点访谈的报道关注网吧专项治理 —《焦点访谈》:要命的网吧(视频),重庆两初中少年因连续通宵游戏,在铁轨上睡着而被火车压死。

记者:玩什么呢,在网上玩什么呢?
罗:传奇。
记者:传奇是一个游戏的名称是吧?
罗:嗯。
记者:那个游戏是讲什么的呢?
罗:我也不晓得。反正看着他们打了一通宵,就是拿东西去砍人,它看见哪个就杀哪个。
文化部部长孙家正说:网吧管理事关青少年的健康成长,一定要下最大的决心,以最大的气力,确保专项整治工作取得预期目标,
我想,此事至少与目前两方面的系列震荡有某种因果关系。

一方面,促进了广电总局关于网络游戏节目禁播的决定,就像我前几天的blog 谁动了虚拟富翁的奶酪·中国电视广播拒绝网游游戏节目遭清洗·WAPI延期·全国体育大会里写得那样,这究竟有没有打蛇打七寸,是不是把责任推给了替罪羊,中国关心游戏的人已经讨论得够多了,我也不想再 赘述。呵呵,看看上面关于的传奇的采访,可是盛大仍然风光无限,上市新闻风生水起,因为人家有钱啊,是新经济的代表和楷模啊。

21世纪经济报道》的这篇网络游戏节目禁播 广电总局给出“完美”理由 ,指出了另一个“可能的风暴起源”: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政协第十届五次会议上,王淑贤、赵少华等妇女界17名政协委员提出了编号为2079的“关于努力营造有利于儿童健康成长文化环境”的提案;温克刚等政协委员提出了整顿网吧方面的提案。……据悉,以上提案直接促成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若干意见》。

同时这篇文章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文章末尾,针对文化部成立网络游戏内容审查专家委员会,对进口网游审核一事(可参考我的奥运经济(图)·水木blog的春天·网游审查一文),新闻出版署音像电子和网络出版管理司副司长寇晓伟……不待记者提问,就将自己的苦恼倾倒出来。……他认为,网络游戏的审批权一直在新闻出版署。音像司早就成立了游戏审读专家委员会,由30多位专家对游戏出版物进行严格审读。这里面包含占进口电子出版物总量5%的网络游戏。……担忧,文化部主要针对进口网络游戏成立的委员会会不会对网络游戏审查工作造成不必要的混乱。……他说,无论从经验、技术而言,还是根据《行政许可法》,文化部都没有必要再成立一个专门的审查机构。……由于名称类似,且未正式对外宣布委员会的具体情况,记者试图向文化部了解该委员会的详细情况。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未得到回复。有侧面消息表明,文化部也承受了很大压力。

由此我们看到了不同政府部门间因争夺某一经济效益和社会影响都极大的新生领域之间产生的意见矛盾。其实文化部主办CIG游戏大赛,文化部抓网吧治理,也都有这种开疆拓土的意思在内。不过或许真的像这位寇司长所言,文化部是否该先努力学习一下《行政许可法》?

另一方面,全国范围内的网吧治理整顿行动正在进行中。文化部信誓旦旦,全国网吧今年将安装监控系统,而这种监控系统必须实现的功能包括支持上网纪录的保存,一旦发现问题将可以查到相关全部记录。同时,许多网吧用户关心的”实时查屏”功能也在必须支持之列–有关部门可随时看到当前用户的窗口显示信息。具体的监督者为当地的文化部门。

在上海,上千家网吧电脑装监控软件 遭隐私权争议。其实类似的“有中国特色的”事情早已发生,沈阳整治网吧出“绝招” 每日零时网吧断网电子眼将布满浙江全省网吧,监控违规上网者……

网吧该管吗?应该。可是由谁管,怎么管?至少上述做法不合适。上网记录!实时查屏!!各省文化部门随时查看!!!这就意味着网吧上网者的个人隐私、电子邮件、各种密码、网上银行、购物、商业秘密……完全暴露给大量相关人等,包括文化部门工作人员和稍通黑客技术的人。

文化部傻吗?这么招千万网民指责?不傻。我想这篇文章谁在偷窥我的隐私? 兼论大上海“三无”网吧的评论到位:如此打击网吧,无非是市场争夺,把利润都滚到“文化部连锁”牌网吧集团来。我想,文化部打造的网吧,必然是文明的网吧。无黄色网页、无法网恋、无法打游戏的——三无网吧。这样的网吧,可能没人光顾,赚不了钱。因为除了三无,还有一害,就是侵害网民隐私权。

再看这个,网吧监控软件该谁“买单”?,南京网吧业主们不服,凭什么我们花钱?算下来,全省上千万的软件费用。上文中提到的上海网吧电脑数是11万,这也是近千万的费用……我们倒可以问问,这些钱,到底进谁的腰包?有没有猫腻?

这些都可以只是猜测,而文化部的相关决定,也很可能在反对声中、在难以落实的情况下渐渐沦为一纸空文。而技术的进步,例如家庭上网的普及,无线上网的普及,也可能使得这一规定从实践上看无足轻重。

但是,我们却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在这些以正义和崇高为旗帜,却严重违背人们的基本自由和权利的事件中,我仿佛看到了《1984》里无处不在的老大哥的身影……如果你迷信技术那就错了,今天监控网吧,明天就可以实时监控我们每个家庭的电脑桌面,监听我们的手机。更关键的,一个错误总是会衍生更大的错误,而真理之路则需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4月 27

生日快乐,亲爱的。

嫁给我吧!让我们用一生演绎和诠释什么是幸福。

我们已经晨晨昏昏朝朝暮暮地在日常生活的罅隙中上演了无数次求婚——答应,嬉闹或者甜蜜,调侃不无严肃。因为我们都喜欢在沉重的现实里跳跃奔跑,在渐渐学懂天地之不仁后仍不放弃青春的纯粹和清澈,我们是最热爱的恋人,最亲近的朋友和最被宠爱的孩子。那么,如果我们不走到一起,简直要天怒人怨六月飞雪啊。

两年多的时间有如惊鸿又繁花似锦。当我被巨大的狂喜击中之时,却发现早已被幸福围绕。真想让时光永远停在无比单纯美好的2002夏天,你,青草芳香,鸟鸣,阳光,跑道,汗水与炫目星空,清华园的晨雾和暮霭,西瓜的清甜,炎热的微风。开放全身毛孔和感官,从未有过的满足和充实,梦一样的夏天。

并肩坐在东操旁边,清风徐来,难忘的星空,竟有海边的感觉。

后来就真的去了海边,皓月,流星,彩虹,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秋天和朋友们一起去爬山。GRE考得不错,回家,窗外树影婆娑,屋内日光迷离,成天愉快得要大叫。

冬天第一场雪来的时候,午夜里拉着手去24小时便利店买啤酒。在过街天桥上,静谧无人,街灯昏黄,漫天雪花,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

春天,满北京踏青,随后是相濡以沫的非典时期的爱情,在满树新芽的大街上跑步。一起睡懒觉,一起看午夜电影,一起打游戏,一起讨论问题到凌晨三点。你在抓住了我的心之后,又成功地抓住了我的胃。

我从来不是一个善于把握细节的人,但是只要回想,一切就像泉水一样缓缓从脚踵升起,直至拥抱全部精神。有人说历史或者个人记忆从来只是大事的记忆,而真正的平凡的现实却往往在经过“意义”的筛子后被滤去。但是我们的过去和现在是温暖的泉水,纵然将来无形无状,却无所不在无所不往。

是的,我爱你。爱你的样子,爱你的智慧,爱你的身体,爱你的灵魂。

以前觉得,人的孤独永远难以改变,终其一生寻找的旅伴也会恍如擦肩而过的流星。但现在发现一切原来可以这么好,其它人终日为之愁苦纠缠的于我们而言却似乎根本不成为问题。两个人也不妨做如DNA分子链般缠绕前行的奇妙旅行。
所以,一定要嫁给我。

姑且算作我的又一次小心翼翼脸红心跳惊天动地的求婚吧。

4月 26

这年头谁都知道有个时尚名词叫“小资”,倘若时光倒流四十年,这可是株连全家的罪名。2002年“小资”进化成了“波波”,号称物质精神两手抓,物质上布尔乔亚而精神上波希米亚,真是幸福得紧。谁料“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时尚男女正全力修炼欲成为“波波夫”或“波波娃”之时,又从南方冒出个好几个概念标签:“幼皮”、“国际自由人”,最新的一个叫“哈法族”……一时间尘土飞扬好不热闹。大伙儿兴奋而又惶惑,怎么着才能与时俱进,率先成为“哈法族”?

其实“哈法族”这个标签实在老土,完全不符合其所标示的人群特性。“哈日”“哈韩”是那些十几岁街头小子的专利,“哈狗帮”则透着Mc Hotdog的尖酸、放肆和粗口。点头“哈”腰,何来法式优雅,何来浪漫情调?还有“族”,完全忽视法兰西孤独高贵的灵魂从不爱好拉帮结派的气质嘛。这也委屈了一帮钟爱法国(此处的“法”的音调一定要发成第四声!)的人儿,他/她没法像“小资”和“波波”那样自豪地给自己贴上“哈法族”的标签去寻找认同——怕被人笑掉大牙。更重要的是这名字标示出了无法逾越的距离感:他/她和法兰西梦想之间只是追随关系而非真正成为与抵达。我们仿佛听到幽幽一声叹息:容易吗我?

让我们给这群可怜的人儿画几笔速写吧,用他/她所热衷谈论的印象派笔法。

她喜爱CD香水性感华丽挥霍青春的气味,还以为有朝一日“穿上”Chanel No.5睡觉就能做玛丽莲·梦露的梦;努力赚钱购买兰蔻的睫毛膏和香奈尔的彩妆;崇拜可可·香奈尔女士并牢记她的诸多名言,例如“华丽的反面不是贫穷,而是庸俗”;她从亦舒那里得知“午夜飞行”,从《第一次亲密接触》中想象Dolce Vita的甜香,眼见此生都无望购买的让·路易·雪莱的豪华时装也丝毫不能减少自己对其孤芳自赏美轮美奂的欣赏仰慕。
他愿意和人谈论法国六十年代的“五月风暴”以及“要做爱不作战”,语调平静却又毋庸置疑的口吻让你几乎闻到街垒上的硝烟;在指尖香烟明灭之间,开口福柯、德里达,闭口解构、后现代,罗兰·巴特的符号学也是餐桌上的佐料;当然如果你一定要探讨存在问题或者人生的荒谬,萨特、加缪他都可以来上两段。

他和她都更有品位一点,以至了解小资言必称的卡布奇诺只是稍浓的咖啡加奶泡。但中国没有左岸咖啡馆的事实常让他们有意无意忘记了星巴克咖啡店只是他们所鄙夷的美国快餐文化产物,而去那里约会。其实有什么关系呢?当他们一同读起《流动的圣节》里的段落:“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午后的阳光越过我肩头照进来,我在笔记簿上写着。侍者给我端来一杯牛奶咖啡,等咖啡凉了,我喝下半杯,放在桌上,继续写着……”,再加上她用沙哑嗓音偶尔发出的几个法语单词,他们便真的宛如置身巴黎午后的咖啡馆里了。

他和她恋爱了,情人节她送他莫奈的画册,他送她兰波的诗集和POISON香水而且——是绿毒。下着雨的午夜一起看《芳芳》里苏菲·玛索将爱情的灵肉之辨演绎得淋漓尽致,而后在床上谈论西蒙·波伏娃的《第二性》以及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现状。他们充满热情地聊着《小王子》和他独一无二的花,狐狸以及驯养,不曾想过此书的突然畅销是因为作者死掉已经五十年不再有引进版权的问题。他们会以怀旧的口吻说起基度山伯爵或者铁面人的故事,但多半会巧妙回避《追忆似水年华》或者《悲惨世界》,因为不愿承认自己并没读过几页。

他们突然失恋了,起因可能如同《372》中爱情的狂暴迷乱所以速来速去,也可能如同那部哈法族必看的《广岛之恋》一样实际上无人能懂。分手的晚餐在马克西姆进行,来自法国南部的葡萄酒和一顿大餐划上了爱情终点的同时也掏去他大半月的薪水。然而当他们出门,他向左走,她向右走,他们都微微笑了。因为,她想起玛格丽特·杜拉斯的“我已经老了”,幻想这段感情也被书写为《情人》一般的动人篇章;而他想起英国诗人叶芝的“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思昏沉”,俨然将自己置于高贵而痛苦的悲情灵魂之列,甚至已然被自己感动。

他们的悲剧其实在于张爱玲所描述的“先看见海的图片再看见海”的现代人病态,在于他们瘪瘪的钱包无法购买通往他们憧憬的“高尚优雅”的车票,在于他们朝九晚五的工作不能像戏中人那般激情放纵爱到死去活来,然而他们被遥远天边的海市蜃楼耀花了眼,玩票玩得太过入戏。而另一方面我一直怀疑铺天盖地而来的种种标签是某种蓄意而为的阴谋。对于MBA们而言,评估划分相关市场是他们最熟稔的把戏。那么“哈法族”,是否只是他们从所谓“可接近性”“可定量性”“持久性”“盈利性”等方方面面考虑后贴上的一个市场标签呢?虽说巴黎公社和国际歌都来自富于革命传统的法拉西,可是切·格瓦拉不也一样被商业化,被消费着吗?天知道。

起来,不愿做商品的人们!看看这标签,哈什么法,还族!让我们一起来,鄙视它!

【说明】本文发在03年某杂志上,回头来看,还不像如今的涂鸦那样简洁、野蛮、直接,哈哈。供一切有哈fa3族倾向者阅读,看完后出身小汗,或者写文章来骂我。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4月 24

天气甚好,MW一早去学校,我起来洗了澡,喂了猫,坐地铁去地坛书市。从十点逛到十四点三十。

今年摊位摆放较往年合理,留出通道更宽,所以不显得那么拥挤。卖书和卖音像、游戏的我估计约是2:1。进门出门时特意看了地图,发现走了半天还是遗漏了像华夏、社科文献、人民文学等出版社,没办法,指示系统仍有待完善啊。

去的路上就明确了,如果近期不想马上看的书就不要买,所以没买一些自助游的书和估计懒得看的学术书、读图书比如《城记》、《黑镜头·身体的故事》等。第一个小时什么都没看上,郁闷,每个摊上基本都有的书,包括郭敬明、草样年华、狼图腾,连翻都不想翻。本来想如果有春树的书不妨买来支持她一下,可是没有。

买的第一件东西,居然是FF9的貌似正版的盗版光盘-_-b 也是对ff系列游戏的热爱冲昏了头脑,啥也没想就买了这个两年前出的游戏。35。——回来后初步检验,少一张盘!模拟器,不清楚是英文还是日文版……太失败了,买游戏就是因为懒得去下载,可是还是……

某摊位,半旧的黑格尔《小逻辑》,8块,五折。偶尔翻翻好了。

以为就这么无聊地结束了,很郁闷地在12点买了烤香肠和酸奶冰棍。吃完再走,在遇见麦当劳食品站的时候拐入条岔路,当当当,终于峰回路转。

先是在路口的中关村图书大厦摊位发现《龙枪编年史》三部曲,喜,再翻,像盗版;《龙枪传承》,这书一般喜欢;最喜欢的《龙枪传奇》三部曲,没有:( 这次好像没有龙门书局的摊。没买,毕竟已经看过,这又只打85折。然后发现科幻世界编的世界科幻大师丛书N本,挑了半天,拿了《深渊上的火》和《群星,我的归宿》,够经典,而且应该有趣,《安德的游戏》等都没挑,科幻版精华区好像有……顺手又拿了旁边的《破晓之路》,是“被遗忘的国度”系列的,关心一下崔斯特·杜垩登。85折,三本共68.7元。

在斜对面的广西师大出版社,这里的书好便宜,而且有些还不错。《全球化与公民社会》和《全球化与新自由主义》是03年新书,汇集了近年相关论文,包括詹姆逊、哈贝马斯、赛义德等人的篇目,便宜得让我觉得买来做个参考书好了,两本共66.6元,卖10块。《真实世界的脉络》,科技哲学方面,5块。“法兰西书库”中挑了《写给未出世的你》、《国王、贤臣和弄臣》,还拿了苏童的短篇集《你丈夫是干什么的》,每本2块——一共21块钱,买了厚厚一叠有趣的新书,爽。

一段无目的乱走后,在某新华书店摊位看到2003年度美国年度最佳科幻/奇幻/悬念小说集,一直觉得以往这种集翻译太差,这次首先觉得装帧印刷还不错,再一看是新华出版社的,再一看是王逢振等译——王也是个名译者了嘛,觉得有了保证。乍一翻好像很有趣,拿了奇幻和科幻两本,八折,共40元。

后来又在某处看到林少华翻的新小说,这次是片山恭一《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做得很像畅销书的样子。翻翻叙述语句,还是好读恬淡的林氏风格,再出于对译者喜好的相信,所以买一本翻翻,八五折,15块多吧。

最后买的东西,55,是游戏《寂静岭3》,制作很差的包装 -_-b 这次鬼使神差要求打开验了有两张盘。——回来装了半天装上了,运行,弹出窗口:需要32M以上内存的显卡……我用的是笔记本,16M显存,哭死了……

回来在新街口吃了鸡蛋灌饼,煮炸豆腐和酸奶,回家喂猫吃例行的午饭罐头(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小畜生……)。最近书有得看了,赶紧把手头事情忙完吧。可是游戏,太失败了,都是好游戏,都暂时玩不了,等于没买。郁闷!

4月 23

最近到处都是坏消息。昨天北京再报sars疑似病例出现。朝鲜两列火车相撞,死3000多人。伊拉克巴士拉多起汽车炸弹,伤亡数百人包括无辜儿童……

我上一篇日志谁动了虚拟富翁的奶酪·中国电视广播拒绝网游里写到的,广电总局下令国内电视停播涉及网络游戏节目。今天的媒体有后续报道,如央视五套《电子竞技世界》突遭停播《游戏东西》被叫停等。尽管目前一些节目仅是暂时停播以待审查,但毕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

事件对于游戏公司和玩家本身似无直接影响,但从更高层面上看,影响到社会舆论对游戏的看法。毕竟是政府部门的行为。

与之相比在IT和电信业界更沸腾的事情可能是中方将无限期推迟WAPI实施日期 英特尔大获全胜:中方将WAPI无限期推迟实施日期在各论坛上引发轩然大波。这是一个国家和一个跨国企业(或许背后有着更大政治力量的支持)的斗争,然而目前看来以国家的让步为一个段落。于是方兴东、姜奇平们悲愤了, 落后就要挨打——评无限期推迟实施WAPI 姜奇平 今天,我是一名败兵,而且败得很惨 方兴东 娱乐IT界 人间蒸发的WAPI 燕子 ……

然而也有人持不同观点,如 快隼:我就不认为是什么失败,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双赢,而工作组就“WAPI推迟实施”发布声明,称推迟执行不等于不执行。我今天阅读北京晨报和其他报纸,上面的评论也和方兴东一派的悲愤有很大差别,称这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东方智慧”,以及推迟执行也是给中国方面更好完善wapi的空间。

昨天去听了有关单位召开的第三届全国体育大会(2006)的协调会,这是四年一届的全国性非奥运项目的群众性体育赛会。将可能在以苏州为中心的环太湖体育圈各城市举办。从保龄球、街舞、攀岩、龙舟到武术、航模、跳伞、定向、健美操等20多个项目将被包括。

很高兴听到中国体育界最高层的直接领导在会上向主管群体的部门这么说:你们2005年群体系列主题活动很好,但我觉得还有遗漏。残疾人、少数民族的健身怎么搞?农民工群体的健身怎么搞?我们就是要关注和帮助那些弱势的群体,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群体,比如高尔夫,那就让他们自己打去吧,只要他们不是用公款……

还有一句话,让全场都笑了:听说有盲人足球队啊,人家踢得可好了,我看比我们男足国家队踢得还要好!

翻页: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