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5

忙到要五天以后才来得及发文章纪念一下自己的生日,可是又说不出忙出了什么成果,真是讽刺啊。看着mw送给我的漂亮的生日蛋糕“海底世界”,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妙的生日蛋糕了。

说起生日,还记得大一的第一个生日下雨,在电话亭给家打电话。此后直到2001年之间的所有生日都已经失去记忆。2002年是本命年。给自己的生日写了点东西:

发信人: maomy (知苦斷集证滅修道·貓咪馬殺雞), 信区: Birthday
标� 题: 第8888篇,给自己的生日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Mar 11 08:14:39 2002)

偶尔翻到过去半年里在bbs上留下的一些文字,居然觉得有些陌生。软弱而真诚,
真诚而滥情。或许是冬天太过寒冷而孤单,才会渴望仰望星空,渴望烟草和bbs
上:)带来的些许温暖。然而如今坚冰已然消融,即将春暖花开。

很多事情是你意想不到的,人生因此而奇妙和有趣。半年前我未曾想到自己会突
然坠入绝望和放纵;而本科所上自习总次数加起来也只是两位数的我,也不曾料
到如今居然每天自习超过10小时。

有一个周末下午坐在老馆靠窗的一个角落,斜倚在靠背椅中看春日的太阳悄悄走
过桌面横亘的书本,突然就想起遥远的高三,某天在教室里做模拟题时,同样是
看着太阳匆匆的步履而发呆,仿佛听见他的冷笑。生命中也充满了似曾相识、一
再重演。只是,踏入的还是同一条河,人却不复旧观。

在万物复苏的校园里漫步,心情是很好的,尤其在两小时背完两百多个单词并且
回头检查发现只有两个不记得的时候,亢奋而愉悦。那时候不会去想太多事情,
不会再问自己,我的梦想在哪儿?

较之许多头脑清晰规划人生的人,我的大脑结构和人生态度或许都不愿也不能为
自己描绘多么清晰的蓝图。我的梦想在缥缈云端,我看不清它的真实面目。我正
在修建自己的巴别塔,怀着虔诚而自欺的心愿,日复一日劳作忙碌。在叵测而变
幻的时空中,我希冀抓到一根草绳,给我一点实在的感觉。想起了村上春树所写
的:跳吧,舞吧,惟其如此才能保持与世界的连接,惟其如此才能挽救你自己。

我的巴别塔正缓缓拔地而起,其实自有生以来或许我就未曾停止建造它。今日我
在劳碌中寻得内心平静,在汗如雨下气喘吁吁的间隙享受片刻欢娱。人们纷纷传
说,巴别塔上的人们从不为一位摔死的工人落泪,却会为一块掉下塔去的泥砖顿
足捶胸,因为再运一块砖上来,将花费不止一年的时间。

我爬得有多高了?超出了浮云、飞鸟,我望到橘红的太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地球
将自己巨大的身影投射在天空。我还能望见脚下若有若无的大地,但我知道等我
爬得再高些,我将产生某种幻觉:往上和往下看都是一样,塔身成为一条渐淡的
白线,消失在一片白茫茫中;大地将只在那些灼热和冰冷的梦中出现。然而我不
能再返回了。

Ginsberg1949年在纽约写道:
Life seems a passage between
two doors to the darkness.
Both are the same and truly
eternal,and perhaps it may
be said that we meet in
darkness. The nature of time
is illuminated by this
meeting of eternal ends.
他是不是也建造了自己的巴别塔,并且曾在那些同时远离天空和大地的日子里惶惑
疯狂?

我在路上不断奔跑,虽然不大清楚茫茫黑暗中有什么在那里等待。但是汗水和心跳,
这感觉真叫我舒服,它让我忘了我没地儿住。停下来的时候,我仰天吸入清冷的空
气,然后对着眼前灿烂的星空推起沉重的杠铃,直到力竭。有时我大声嚎叫,有时
我放声高歌。偶尔有人因为喜欢我的歌声而和我一同跑上一段,但我知道他们终会
离我而去。

从算盘到动物学的旅行需要多久,从青春到坟墓的日子哪些需要埋藏。有或没有斯
普特尼克,不是问题关键之所在。我还年轻,所以我要在路上。

朋友给我发过一段短信:
每一天都是完完全全的第一天
这个橙子是最甜的
这朵花是最香的
她是最美丽的
我永远是最幸福的

告别并纪念我走过的24年,并祝福自己将面对的每一天。

maomy (知苦斷集证滅修道·貓咪馬殺雞) 共上站 2828 次,发表过 8888 篇文章
上次在� [Mon Mar 11 08:06:42 2002] 从 [xxx.xx.xx.xx] 到本站一游。
离线时间[因在线上或非常断线不详] 信箱:[� ] 生命力:[119] 身份: [用户]。
目前在站上,状态如下:
找线上好友
个人说明档如下:
重力哭泣波西米亚� 驴子荒诞幽闭恐惧� 高潮� 蜥蜴

狂怒至福金色菊花� 贞洁腐蚀快速帆船� 圣歌� 巧合

从算盘到动物学的旅行需要多久� 史前

从青春到坟墓的日子哪些需要埋藏� 天启

有或者没有斯普特尼克� 使……混乱

不是问题关键之所在� 神秘� 虚无

我还年轻 所以我要在路上 命中注定

时光一转,03年生日应该是和mw一起度过的,去了哪里倒记不清楚了。因为我们在SARS到来之前(甚至包括之后)几乎把北京城内的大些的公园都逛了个遍。春天的颐和园、圆明园、玉渊潭、香山、海底世界乃至初夏的后海等等都各有韵味。到了今年,我们忙得不可开交,推掉了大小应酬和出游。连生日纪念也懒得写些什么了。

感谢mw的宠爱,感谢我们的希望和奋斗。

2条留言 to “生于3月11日”

  1. WEI(stranger) 说:

    文字很美~情感很细腻~气质很缥缈`~内里还是孩子气吧

    跟贴回复

    maomy reply on 七月 10th, 2008:

    听起来像夸奖,嗯,谢谢。

    跟贴回复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