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11

博客在中国刚掀起热潮,属于它的时代似乎还没有完全到来,是否就要终结了呢?专栏作家Dvorak谈论博客时代终结历程的文章让我觉得颇有道理。

反博客斗士”Dvorak:大型媒体向博客入侵,革命走向终结

Dvorak反驳的是这样的说法:“博客将发展成为一个无与伦比的信息来源,并且肯定将是新闻业的未来”,而认为这种远景会被阻止。理由有两点:

一是博客网站的大规模废弃:根据对博客们的调查报告,超过半数以上的博客不再进行更新。大约25%的新博客被研究人员称为只有“一天新鲜劲”。与此同时,博客的废弃率正在侵蚀那些著名的博客站点:大约有13万2千名博客在经过一年不断更新后选择了放弃。

废弃的理由其实我们自己也经常能感受到:“最常见的放弃原因只是厌倦而已。写作是件很累人的事。……这种寂寞由于缺少反馈(无论是正面的评论还是其它类型的反馈)而更加强烈。……所以,一定有很多博客感到是在做无用的劳动。”

二是大型媒体入侵博客空间:根据《哥伦比亚新闻评论》最近列出的传统媒体博客清单,显示各个媒体都在采取行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福克斯、国家评论杂志、新共和杂志、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波士顿环球报、华尔街日报等等。与此同时,博客的支持者们却正在中学啦啦队里寻求新的发展。

其实对比今天和五年前个人网站的情况,依稀可以看到博客的将来。当然到时候会出现些别的概念或者技术形式来取代博客。

其实我自己去年写过尖酸讽刺博客的文章,被人节选了转载在博客中国上: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13724.html(顺带说一句,刚去看的时候发现后面的评论里倒颇有认真回复的,显示了blog的某种价值所在)

假设如鼓吹者所预言,传统媒体被一一“杀死”。届时博客们上哪去获取新闻?他们给出的链接不正是被他们“鄙视”的报刊、商业网站等信息源吗?这其实是一种“饮水不思源”。

当然,如果有人非要坚持,无数博客可以代替“被打倒”的媒体巨头,非要认为这种新闻搜集整理传播的工作可以由普罗大众自发无偿地完成,那么更好的建议应该是:立刻解散各大新闻机构,关闭各家传播院系,对新闻从业人员说声“回家喝着西北风做博客去吧!”——他们至少会做得比许多别字连篇语句不通的网民强啊。

其实我当时矛头所向不是博客本身,而是某些人的过分热炒和追捧。这部分没有登在博客中国上:)大意说的是,其实鼓吹博客的人无非想以此获得媒体话语权,成为权力和利益的中心罢了。现在看来,第一这话没说错,方兴东等人的确从中有所得;第二,其实作为个人,有此动机也是天经地义的,客观上而言博客中国的确也成为了不错的资讯集散地;第三,假如传统媒体有兴趣涉足于此,个人就很难再成为中心,除非像克林顿性丑闻那样的突发事件,但是在中国这样的言论环境下,如果以此成为中心,给个人带来的是福是祸也很难说啊,嘿嘿。

Dvorak还嘲讽解构了博客一把,写了所谓的八条规则,呵呵,你我不妨对照一下自己,看看有没有这样的臭毛病?

p.s,推荐一下昨天看到的文章 乳房必须对称 阴道无法独白 ,胡纠纠这个人写东西还是挺好玩的,以前没怎么看过。上个月有报纸约我写三八节的文章,关于V-DAY,但是跟我说不能写跟 阴道独白 相关的内容,因为中宣部已经禁止了,某杂志因为做了这内容,已经被通报批评。呵呵,这就是中国目前的环境,电视电影大众文化里下作低俗没有关系,但是对于个把字眼就特别敏感。后来我就没写这文章了。

p.s..,我要引用一下MW的《楼道里的房客》,因为我觉得她写的真的很好,所以要帮她上blog首页。好东西与大家分享,乃博客的义务,呵呵。而且,其实她的描述也蛮像水木blog的,大家从偶尔的接触和别人的门缝里彼此窥看。“或许也就是观察到一个不断灌水码字的女生(我)、干私活的男子、搞艺术品的女子,和一堆乱七八糟的性关系,以及眼泪和争吵。和所有所有的地方一样,这就是人生。”so great.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