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3

当然这还是一次关于猫,具体而言,关于花生的话题。

一个漆黑的雨夜,午夜两点……这里引用mm的发文来说明情况:

标��题:�花生离家出走记
发信站:�BBS�水木清华站�(Sat�Feb�21�03:14:10�2004),�转信

花生现在7个月20天,从没有鬼哭狼嚎的发情迹象,但是近来很不安分了。有几次,半夜出去上厕所,门大概没合拢,花生就在我们不注意的情况下溜出去了,然后4点多回来,在门口鬼叫,我再眯着眼睛把它放进来。以为他就是在楼道里溜达而已。

刚才突然听到花生发出轻柔缠绵的一声叫唤,比较奇特,然后发现花生和小ki都趴在门边上,好像外面有什么。我们觉得很可疑,把门打开一条缝,我发现那是一只长毛猫,从来没有在小区里见过的。小区里的母猫都做过绝育了。。。她背上是花生那样的虎皮,肚子和四蹄都是纯白色的,身形比较大。只见三只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了家门。(我家在一楼,有个长的楼道,楼道外面是个镂空的铁门。)那只猫一猫当先,小ki紧随其后,像是在撵她,花生在最后飞快地跑着。直到铁门。以前我在家的时候,会放花生在楼道里玩,但如果把花生抱到铁门,他会疯了似的挣扎着跑回家,所以一直以为他不敢出家门。。。但是,我被眼前的一幕弄呆了。野猫出了铁门,小ki往家的方向退回了,花生毫不犹豫轻车熟路地出了铁门。因为铁门晚上上锁,我反而出不去。我蹲在地上,轻轻叫:“花生,花生。”他看了我一眼,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我赶紧回家拿了铁门的钥匙,穿上风衣,拿了头灯冲出去。我在以前野猫常在的地方找了找:汽车底下,冬青树丛里,车棚。灯光射到汽车底下,看到那只野猫飞快地跑掉了,但是没有花生。我冲过四辆汽车,再一照,另一只野猫(花花,应该做了绝育了)跑了出来。在车棚里找了很久,都没有花生。我只好回去。居然发现花生已经回到了楼道里,就在家门口。门是关着的,我拿灯照着他,心里有些生气。gg说:花生,花生。突然,花生像受了极大的惊吓,四个蹄子弄出很大的声音,贴着地,唰唰地又跑了。我追在后面叫花生,花生在前面狂跑,然后,他又跑出了铁门。

我很执着地又开门出去,想把花生找回来,好像自己的小孩在外面,不知道会怎么样,心里很担心。我拿头灯在冬青树丛里一照,立刻发现了它,它伏在一把扫帚附近的地上,滚圆的眼睛看着我。我够不着他,只能用灯照着他旁边的地,不停地轻轻地喊他的名字。我蹲在两辆汽车中间的缝隙里,很局促,地面是湿的,风衣的一角拖在地上。我们对视着。周围很安静了,能清楚地听到雨滴滴在地面的声音。我清楚地看到花生的耳朵敏锐地随着雨滴和树叶的声音转动着。他整个身子都保持着一种警觉。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知道,他只是不想回去。他动了动,把自己的身子很深地埋在了扫帚底下,只留了一个尾巴尖。我从扫帚的缝隙中艰难地辨认他的两个眼睛。

我们大概对视了有十分钟。没有看到其它的野猫。看着他,突然觉得很遥远,觉得他不是我自以为为熟悉的那只小猫。想到白天和一位繁育宠物的老板的对话,她说,猫百分之九十来自天性,百分之十是后天教育,天生的,没有办法,尤其是短毛的尖脸猫,野性特别足。又想到白天和gg说,并不是所有的流浪猫都应该去救助,有些能和人很好相处的猫是可以做宠物的,有些猫并不适合生活在人的家庭里,它在人的家中会给人带来各种影响和困扰,那就不应该勉强它和人24小时呆在一起。。。腿麻了,我轻轻站起来,勉强挤进冬青树丛。把扫帚掀一下,花生跑走了。

我以为会再次发现他在楼道里,但他没有。我把楼道的门锁了,把另一个可以密闭的大门也关上了。我不希望它在happy过后回到楼道里把所有的邻居都吵醒。这是它的选择。那我也有我的底线。

也许明天早上有人开了门,花生会再进来,我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办。突然觉得绝育并不是最优的选择。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

小ki在家里很彷徨,很大声地跟我倾诉,可惜听不懂。她一直在倾诉,睡一小会儿,再爬起来,对我大声叫,再溜达一下,再大声叫。然后在门边上蹲着,等着。

她的文章里能看到伤心,但更多的可能是失望吧。的确我们共同的想法是,即便后天的努力教化真的可以改变一只猫先天的性格因素,我们的忍耐和付出也基本到达我们愿意承受的限度了——不是能够承受的限度,因为猫所表现出来的只索取不付出的自私和有奶便是娘的不忠,经常让人置疑它们所享受的一切的合法正当性,以及人为它们所做的牺牲的必要性。

于是我们准备放弃。初步打算是让他快活两天,等有空了就去给他做绝育,然后放掉他让他做流浪猫。从某种程度上,这是花生自己的选择和我们的责任的结合。当然,如果因为花生这两天的风流而导致今年夏天满院子跑着虎皮小猫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但是后来花生又死皮赖脸的回来了。还是mm的记述:

发信人:�movieworm�(叫我worm),�信区:�PetsEden
标��题:�花生回来了
发信站:�BBS�水木清华站�(Sun�Feb�22�01:19:07�2004),�转信

正在网上看美短的介绍,和gg说:“为什么美短看上去样子和花生很像,但是美短性格温顺,花生却那么闹呢?”就听见门口花生的叫唤,心里一颤,他回来了。

今天一天只有小ki在家,让我们享了福。终于可以睡一个不会被吵醒的觉了,终于可以安稳地午休一下子,终于可以不用担心睡觉期间花生弄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只有小ki一只猫的状态下,让我发现养猫居然也可以这么省心——和她玩的时候,她玩得很开心;我们睡觉的时候,她在脚边蜷着打呼噜;看书的间隙看看她,她轻声和我们一问一答。这才明白,为什么有人养猫养得很开心,我却总是在不停地怀疑养猫的必要,觉得那么辛苦。可怜我又不是无所事事的家庭主妇,每天在家里面写东西,最需要集中精神,却总是不能得到休息。。。

我们在这一个难以置信的安宁的白天,商量花生的未来。如果他就此走失,我们就养着小ki,近期就带她做手术,不想让她怀上小猫。如果他这几日回来,我们还要不要他,做不做手术。。。

花生在门外叫了,我什么都没想,拿了条湿毛巾出去给他擦身上的泥灰,他身上一股流浪猫的那种骚臭味,眼神完全不像花生了。他熟悉地进来,磨爪子,拉bb,骑小ki。心里叹口气,不知道今天晚上这一觉会怎么样。

总之,尽管我们不给他好脸色看,他还是厚脸皮回来吃喝拉撒了。

或许是发泄了生理冲动,昨天他还比较安静。昨晚12点,我们给他洗了个澡。但是原来的打算是没有变的,还是要绝育,然后送掉或者放养。

在mm心里,大概是柔软的心和固执的理性的斗争吧,好多说给我听的话,我觉得都是想说服自己的话。不过我们大概不会无原则的滥情吧,这个世界有那么多的社会问题,那么增加一只流浪猫也算不得什么。我是这么想的。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