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1

上班很忙碌,还抽空上网整理blog,觉得水木的blog功能有待完善:可否选择某个目录下的内容显示在首页?

在bbs上乱翻,看到warseller前年在sjc版发骚写的什么《这是我们在清华园的第几个秋天》。如今他还在清华园,我却感觉已经离开了很久。当时我也re了一篇,是我心目中96年的清华园:

那个时候,白颐路还不存在,从成府路口往南是一条不宽的马路,两边和中间的隔离带由三行高大的杨树组成,一直延伸出好多公里。第一个国庆我们骑车去天安门看升旗,阳光就从杨树叶子缝隙里洒下来,洒在我们的身上。

那个时候,从南门出来面前东西向是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路边尽是低矮平房和挂着塑料条门帘的小店儿,第一个中秋学校里所有公用电话前都排满长队,于是我们跑到如今蓝旗营的地方在街边公用电话给家里拨电话,听着车铃声发动机声人声的嘈杂,明月渐渐升上天空,对面是“清华园浴池”。不知道和如今的白玉家常菜是否位置接近。

那个时候,五道口两边全是破破的店面,卖便宜东东和廉价服装,去一趟如今成府路东口的商场就像进了城。废弃的铁道横亘,自然没有轻轨。

那个时候,东门外刚刚有了建馆,遍地长草,机器轰鸣,未来几年里包括经管、法学院等等漂亮建筑将从这里拔地而起。我们军训拉练就从这里出发一直走到上地。回来的时候看着那个破烂的东门——就在如今主楼前两百万的大理石路开始的地方——心里还是充满兴奋。

那个时候,我们还对未来充满希望。阳光、青草、晨雾、二月兰、图书馆、讲座、协会,还有漂亮的女生。

那个时候我们不曾料想,这样的一天转眼到来:行走在熙攘的人流车流中,看着他们满面的笑容或一本正经,突然恍若置身这一切之外。事实上,我们也的确行将离去,不再归来,一如你我抛掷在这园中四处的青春碎片。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