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7

距离上次去健身房已有三个月左右。

挥汗如雨的自虐要想养成习惯,总是比胡吃海塞猛睡要难得多,也许健身既违反人类囤积多余能量以应对饥荒的远古天性,也属于某种妄图改变熵增铁律的不自量力。但是比起对抗皱纹、对抗下垂等外貌方面的努力,希望通过健身来清晰地感受身体、控制肌肉,则是相对切实的愿望。

健身房里那些表情漠然甚至龇牙咧嘴的人们,简直就是西西弗斯的无数个现实版本,无数次举起或拉动铁块,做对人类社会无益之功。而那些被消耗的脂肪,那些辛劳之后通过超量恢复增长起来的肌肉,是那么像无数次被推上山顶又无数次滚下的巨石,难于达成更难于保持。

过于执着,总有一天要哀叹“这一切都是浮云”。

对我而言,流汗、刺激、减去一些多余的体重,提高身体的循环运转机能,是目前最为看重的。